法国里尔的一叶“书舟”

法国北部城市里尔一条安静的小街上,坐落着一家名为“书舟”的小书店。店面不大,具有工业风的简约外观。青灰色墙面上用孩童般稚嫩的笔触画着一条大船,烟囱冒着长篇累牍的文字。船上乘客人手一本书,唯一一位没有拿书的,叉腰站在船舱门前,迎来送往。这位亲切又滑稽的“船长”就是书店的主人——冈萨格·斯蒂吉斯特。

记者日前再次走进这叶“书舟”。2020年10月,全法二度“封城”的时候,我们采访过斯蒂吉斯特。当时,书店因为“封城”关门,他脸上的“难色”让人至今记忆犹新。

“书店兼具文化和商业的双重身份,书店关门就好像割裂了我们与文化的桥梁……有读者打电话来问能不能下单后上门自提,这些忠实的顾客是我们存在下去的力量,如果‘封城’不超过两个月,我的店还能勉强开下去,否则……”他当时的落寞神情让人揪心。

如今再见,他好像换了一个人,忙前忙后清点书目、招呼新老顾客、打不完的招呼、开不完的玩笑……没时间擦一擦额头渗出的汗珠。虽然法国目前仍处于新一轮“封城”状态,但管控措施较之前有很大改变,书店、音像店获准开放。

“2020年营业额很不错,甚至是我接手这个书店15年来最好的一年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斯蒂吉斯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。“尽管书店关了3个月,但一切多亏了门店自提服务以及文化部提供的优惠政策。现在书店重新开门了,很多顾客习惯了网上下单,继续保持这种购物方式,他们上门取货的时候会来和我聊聊天、叙叙旧,像看望朋友一样。”

当被问及去年卖得最好的书时,他说:“过去这一年,各个门类的图书卖得都不错,疫情类图书也受到关注,小说类尤其好,但‘爆款’是连环画类,我想,是因为去年一年太过沉重,大家都想轻松一下吧。”

“我现在很忙,我想像我一样的独立书商状况应该都差不多。顾客每次来都会买不少书,一次性消费100欧元、150欧元是常事,这在过去是比较罕见的,除非圣诞节前。”

“去年最艰难的时刻,我得到了很多帮助——顾客的暖心电话、网上源源不断的订单……书店重开的第一天,老顾客们就来看我了。这让我意识到我有多么重要,也唤醒了我儿时关于书店的印象和记忆,这也正是我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,如今我又一次认识到这份工作的意义。”

“疫情让我们慢下来,退一步去思考很多事情。它让我重新认识到这份工作的与众不同之处,书店是一个特别之处,一个自由王国。逛书店就像去海边或森林散步,里尔虽然不是非去不可,但深吸一口氧气,何乐而不为?”(参与记者:塞巴斯蒂安·库尔吉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xrose.com/,里尔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